您的位置首页  茶叶文化  茶俗

鹿山隐隐 兰风徐徐
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|
  • 2019-05-13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鹿山隐隐 兰风徐徐  姑苏之美,世知久矣…

原标题:鹿山隐隐 兰风徐徐

  姑苏之美,世知久矣。而过那些名园不顾,直入郊外兰风寺,似弃满桌珍肴而独享萝卜白莱者,尤可味之也。

  戊戌五月,榴花开时,自岭南尝荔枝回,走访吴门,后径到兰风寺。山门内外巨石崛起,作屏作嶂,寺中仰望南峰,如井中观天,颇有意。而树茂竹翠,飞檐偶见,水中鸭鹅四季悠悠者,亦足意。

  足方入户,一面之下,印缘师即拉吾伏榻上,告曰,既未食,先调尔身体之疾可也。

  遂上下其手,从头到脚,推拿敲打,受击处哔嚓作响,酸复痛焉,一个时辰后,复出银针,连刺数穴,而腹背暖贴慰藉,大异暑气,时许而止,汗纷纷出,轻松如释重负。

  乃引坐席旁,分茶问候。不意竟有此手段,实受益于意外,问之,乃自学自悟。

  啜饮间,说禅门事,忽告,「君缘到矣,当问禅修,或受裨益」。时,阁中风过,席间香起,似有清泉明月来,心中妥妥然,恍知师意。对曰「便小住几日」,师称善。

  次日,天明,鸟声催山醒,遂披衣出门去。入此夏日荫荫里。沿寺外池边小而行,山脚树间得一亭,亭中有碑,《兰风寺记》近时撰刻,读之恍然。寺乃元二年始建,初名景福庵,乾隆时,僧兰风住持后得名。史载,当年道洪祖师亦精医术,救民无数。而寺倚之鹿山,春秋时吴王曾养鹿于此。

  复循石阶小径登山,曲折而上,林木遮天,而两侧山花苦竹时而拦人,头顶鸟忽叫,身侧常来风。

  印缘师尝以坐禅法意相授,稍说身定法妙。望此心安理得境亦久。昔人云,放舍诸缘,休息万事,停心意识之运转,止念想观之测量。而今吾来,恰合此意,能否扑落昏散止抵安详,则应非一日之功矣。

  至于理与说,则又陷于,禅门至唐宋,大师多出而少,止观,不语,造大自在境。

  日间,入寺边小院,鹿山书院所在,此初夏节气,正风轻树茂时。入静心门,一丛凌霄红面迎人,心下一悦,而那棵腊梅,此时则如,早已作相矣。尚记得去岁腊时风雪重,印缘师发消息,梅开烈烈,香飘干里而来,直欲南来一探。

  循廊过桥,环水曲径,禅房花木幽深,几株石榴虬枝茂叶,略挂榴实几粒,如老僧轻笑,不贪不懒,春秋来去而生机在心,何顾得果几何。

  园中池畔,芳草离离,丛柯傍石,或聚或散。闲羽轻声,间停间掠,檐前椽后,青荫浅深。缓步其间,稍弃耳目,觉风过心间,浑如岁月往来也。

  一日,一姑苏画家,来访印缘,其作画多年。吾与同庚。读其画,类丰子恺先生而不涉传统笔墨与文气,只用心于民俗事,以此经营有年,且配有团队作战,颇得其果。说及画事,称善石涛,不谙他人。

  多看别人,或能找到自己。然佛家所云「见自己,见天地,见」之境,则差之万里,尚一无所见。

  日高人渴,入印师书院,讨僧杯茶。闲饮时,忽见师座后案头间,有一枝青绿罗汉松,于小瓶中生机盎然,似已生根。顿觉生命之如是,如是。

  说,凡事欲做好,即如禅修,简单直接,脱落其他,不期而成。此亦如茶,木叶遇水而已,心安事定,即好。

  是夜,复来就师,谈及事,印缘师为讲六道,所说颇涉生活点滴,切我心脉,尤多劈敲启唤。夜深茶散,院中荷风清气,爽凉似秋。得句二首:

  刘大石(刘文杰),别属樗堂,西园,大石草堂。迁安人,现居。问业艺术家古泥、汪为新先生,曾创刊并主编《中国书房》等刊物,职业书画家,撰稿人。

  作品出版:《当代青年书画名家·刘文杰》《如逢花开·刘文杰写意花鸟精品集》《步屧寻幽·刘文杰中国画作品集》《止观·刘大石》《寓妙于微·刘大石》散文集《西园闲草》诗集《西园吟草》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